高德开户

高德开户

酉时,张衍回转居处。

    一回到洞府内,他就搬起封门石条将大门锁死,着手闭关。

    眼前光线一黯,暗室中的张衍难掩心中喜悦,没想到开脉之前最重要的筑元道法居然这么容易就到手了?即便以他的养气功夫也未免有些小小激动。

    他并不急于修炼,而是洗手换衣,点上养气香炉。

    宁神静坐片刻,他取过一张白纸,将整篇法门重新默写下来,随着笔下的字迹一个个的出现,他的全身慢慢放松,心绪也渐渐安定下来。

    当整篇《永川行脉法》写完后,他的心身状态也就逐渐调整到了最佳。

    筑元,即是将浑身练就的内气凝入神阙穴内,与从母胎里带来的先天一口元气浑然合一,从而种下仙根灵种。

    有口诀曰:“内气混成,一元始生。”

    这是开仙脉之前的必经之路,日后是否有所成就,这一步至关重要。

    在蒲团上坐下,将所有杂念逐一排出脑海,他先运起入门心诀理顺气息,如此默坐半个时辰之后,他心中已是一片安宁空静。

    一切准备妥当后,这才开始默念口诀,引导内气按行脉法徐徐而动。

    只是没有多久,他却停了下来。

    张衍眉头微皱,往日他行气走脉都是顺畅自如,意到气至,只是这一次却感觉有些不对,不但气息时断时续,行走间也颇为滞涩,好像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在前进,脚下总有磕绊。

    好在他才刚刚开始修炼,索性散去刚才所引导的内气,定了定神,又重新从头开始。

    可是这一次,所遭遇的情况与上次别无二致。

    张衍面色一凝,双目睁开,果断中止了行功。

    修炼一道绝对不可以勉强,若是一味逞强胡来,只会坏了自己的根基。

    难道是自己资质太差的缘故,所以无法修行这本法诀么?